2018年6月23日

180623雷雨黃雨晨步停不了

昨日都係不停有雷暴警告, 又有黃雨, 今日都係唔敢搏, 瞓多陣, 行下城門河就夠.
出門上車都無雨, 但過隧道先知沙田剛落完雨.


2018年6月17日

180617又話大雨來前的晨早

早早預告話周日同瑞午節都會有大驟雨, 真係驚驚呀. 
所以決定又摸黑 5 點幾起身, 坐頭車入來城門河.


2018年6月16日

180616開心大潭晨步

雖然話今日會有驟雨, 但應該會好大雨卦, 照來陽明山莊, 行去大潭水塘, 睇紅雨黃雨後, 水塘情況. 休息左一星期, 手仔都有返力.


2018年6月10日

180610晨步不能停

昨日三腳仔, 食左藥, 今早無覺有問題.
雖然大細媽怕我手仔太粗勞, 但又唔可以俾懶鬼婆婆唔郁, 細媽話佢仲有氣有力, 最多全程揹住我, 都要捉婆婆出去晨步操.

因為我唔會行太多, 多數要留在私家車, 唔著 cooling coat 喇.


2018年6月9日

180609三腳仔

今早行完晨運, 下午當然有專員陪瞓啦.

瞓到 5 點幾, 我突然唔知乜事, 右手仔有D問題, 唔敢掂地, 吊吊腳, 搞到行唔到, 在床上拐拐下.
三腳行幾步, 後腳都無力, 大細媽好驚, 幫我按摩都係無用.

但我一路都無大叫話痛, 只係掂手就縮下, 變左好嗲豬.

想行去廁所, 起左腳尿尿, 得一隻左手同一隻右腳, 平衡唔到, 都唔識點去尿尿, 要媽咪幫手抬住身體.

想去飯水又唔夠力, 媽咪抱我去飲水.

細媽突然話驚我中風, 嚇到媽咪心都離, 但中風的話, 係半邊身, 唔係得一隻手, 而且又識縮喎.
都係去睇下醫生, 好彩今晚 9:45都有位, 未睇過莊醫生都要啦, 唔駛等聽日.

見大細媽換衫, 我起初好開心, 但無婆婆一齊, 一上的士, 見周圍環境, 只又出事了.
去到診所, 唔驚就假, 可能食飽飽啦, 6 KG呀.

經一輪診症, 莊醫生見我吊手仔, 叫我行幾步, 但我真係三腳唔識行, 醫生話先照下 X-光, 先知情況係點. 又留低我呀, 大細媽會唔會唔要我呀.

過左一段時間, 我見大細媽又入返來, 個心安樂D.

X-光照到, 手關照有輕微移左位, 係因為我年紀大, 關節有少少退化, 醫生聽到微微"洛洛"聲, 幫我輕按原位置呀, 醫生話休息幾日, 等筋膜消炎就無事. 呢幾日都可以正常地行下, 等筋腳放鬆就會好快好, 唔可以停上所有郁動呀.

另照到我心臟有少少發大, 又係年紀大問題, 正常老化, 如果發現我行路勁喘氣或咳, 就要立刻停止活動, 以免心臟負荷大, 壓住肺部.

細媽又突然醒起問我眼仔係咪有白內障, 醫生話白內障會有好多黃或青色眼分液物, 我只係眼晴退化, 即核硬化, 正常老退化.

大細媽個心安樂晒, 食三日止痛藥同兩星期關節藥, 相信好快又痊癒.

又係財散人安樂呀.

180609暴雨後的晴

熱帶風暴艾雲尼在昨日上午, 由三號波改掛一號, 幾日來, 帶來了紅雨同黃雨, 終於有雨喇.
幾日都雷暴警告, 我因為驚雷聲, 搞到細媽都無覺好瞓, 昨晚都有雨, 仲雷暴警告到今早 6 點.
7 點多, 細媽大叫, 太陽出來了, 我同媽咪急急起床, 整妝出動.


2018年6月3日

180603風前晨步多輕鬆

終於成型, 有個熱帶低氣壓在西沙之西南出現, 距離香港仲好遠, 亦唔會直吹來香港.
所以, 今日稍後都會熱, 都係頭車入來.